细胞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十一起 [复制链接]

1#
北京哪治疗白癜风最好 http://baidianfeng.39.net/a_zczz/160124/4763965.html

去年,我们收到一批纸杂,卖家说全部出自于上海一位老中医家里。其中有不少建国初上海市中医药学会成立时的资料,颇有价值。在一个旧信封里,我们发现了几张薄纸,打开一看,居然是一起中医医疗纠纷致死案的部分资料,其中还包括一份年的“上海市人民法院判决书”。解放初期医疗纠纷的法院判决书比较少见,而涉及中医诊治致死案的更是第一次见到。现与大家分享,或许对当下的中医,有点启示。

第一份资料是年12月31日的《上海市人民法院判决书》(一九五三年市刑字一八二三号)(图一)内容如下:

案由:医务纠纷;原告、代理人及被告略。

原告之弟王某,于五三年七月卅日因腹疼呕吐,体温增高,有阑尾炎之象征。经被告诊断后认为系患“肠炎”。次日复诊为“夹阴伤寒”,并为其止疼、清理肠胃。第三日应诊时被告又为病家处之。后因病者病情严重,医院急救,因阑尾炎穿孔并发急性弥漫性腹膜炎不治身死。

按阑尾炎之症,治疗愈早愈好,并多能挽救患者生命。由于被告诊断错误,延误割治时间,因而使患者不治身死,被告应负一定责任。经查被告为中医,诊断的技术条件原有一定限制。但他不按中医行事,擅用新药,自属错误,并从中抬高药价(如杜郎丁抬高一倍),谋取非法暴利;更不能容许在庭讯中被告对上述罪行认识很差,自应依法予以惩处。姑为给予自新机会,所处徒刑予以缓刑。特判决如下:

一、被告处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二、被告应给付死者家属医药费、丧葬费等人民币二百万元。

图一上海市人民法院判决书(注:杜郎丁即杜冷丁)

先说说这赔偿金额,年赔偿二百万元(旧币制),相当于年发行的第二套人民币的万分之一,即人民币二百元。二百元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购买力如何?我们给大家做个参考:年6月1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工资改革的决定》,行政级别11级的副司厅地级干部月工资为元。这个案子应该说不复杂,阑尾炎先误诊“肠炎”,后误诊“夹阴伤寒”。患者出现穿孔并发腹膜炎死亡。我们不妨分析一下病情,这一堆纸里面,还有一张医院“致卫生工作协会”的书面说明(图二),时间是一九五三年九月四日。内容是“查患者王某某,男性,廿九岁,苏北人,于八月三日晚来院求诊。主诉:于七月卅日起腹痛,且至八月三日起开始呕吐恶心、大便两天没有。检查:腹部肌肉紧张,满腹有压痛,右下腹压痛更显著,当时体温38.1℃,患者一般情况衰弱,脉搏细微且快,血液检查无特别。初步诊断:弥漫性腹膜炎(阑尾穿孔)。因我院无病床,由救护车于当日晚十医院。”五十年代初,出现医疗纠纷,一般是由当地卫生工作者协会组织调查,提出意见,以供卫生行政部门或者法院定性,有点类似现在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鉴定的职能。应该说,医院提供的说明将病情说得比较清楚了——满腹痛,右下腹尤甚,伴有休克征象,典型的阑尾炎穿孔伴弥漫性腹膜炎,没啥大问题。图二医院的书面说明

不过对于一审判决结果,当事医生是不服的,提起上诉,并将有关材料交由上海市卫生工作者协会转呈有关部门(图三)。这封转呈函提了三个问题:一是关于杜郎丁抬高一倍价卖给患者,这件事是医生儿子所为,已另行检讨(与原告无关);二是患者死亡日期为八月四日(医院记录),而非原告所说的八月三日;三是原告提出在被告处排队挂号看病要等二、三个钟头,未免言之过甚。

图三上海市卫生工作者协会的转呈函以我年轻时做了七年医务处长的经验看,这三条意见对于减轻量刑恐怕没有太大帮助,主要原因是判刑的核心依据在于没有及时准确做出阑尾炎诊断,以及未予适当的治疗。至于卖高价药、死亡日期有误、排队时间长等,这些都与死亡这一损害后果之间没有必然联系。当然,我们手上也就这些资料了,上诉结果如何,不得而知。说到这里,女儿问了一个问题:“都说阑尾炎要手术,那么中医该怎么治疗阑尾炎呢?”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诸位同道,你们在临床上单纯用中医药手段,治疗过阑尾炎吗?有人可能会说,阑尾炎不就是中医说的肠痈吗?当年大学教材里,肠痈的章节也是必考的,背得熟得很。那么好,我们先一起复习一下肠痈的中医概念:肠痈是指发生于肠道的痈肿,属内痈范畴,按部位可分为大肠痈和小肠痈,包括今之急慢性阑尾炎、阑尾周围脓肿等,是外科急腹症常见的一种疾病。最早《素问》里就说:“少阳厥逆……发肠痈不可治,惊则死。”《外科正宗》解释了病因:“肠痈者,皆湿热瘀血流于小肠而成也。由来有三:男子暴急奔走,以致肠胃传送不能舒利,败血浊气壅遏而成者一也;妇人产后,体虚多卧,未经起坐,又或坐草(胎产)艰难,用力太过,育后失逐败瘀,以致败血停积肠胃,结滞而成者二也;饥饱劳伤,担负重物,致伤肠胃,又或醉饱房劳,过伤精力,或生冷并进,……气血凝滞而成者三也。”《金匮要略》指出:“肠痈之为病,其身甲错,腹皮急,按之濡,如肿状,腹无积聚,身无热,脉数,此肠内有痈脓,薏苡附子败酱散主之。肠痈者,少腹肿痞,按之即痛如淋,小便自调,时时发热自汗出,复恶寒,其脉迟紧者,脓未成,可下之,当有血;脉洪数者,脓已成,不可下也,大黄牡丹汤主之。”这一经典理论为后世对肠痈的辨证论治奠定了坚实基础。上述两方也是历经千年屡试不爽。若肠痈向外穿破腹壁者,治同痈疽之内外治法。若传统治疗或保守疗法难于取效,而脓将成并有形成溃脓之势者,则应手术治疗。所以在急性阑尾炎的治疗中,如果早中期单纯使用中医药(内服、外敷、针灸等)控制不佳,还是需要及时手术治疗的。女儿有心,索性上“中国知网”查了一下年-年以“阑尾炎,中医”为主题词的文献,十年间一共有69篇,其中多为阑尾炎中医护理、慢性阑尾炎中医治疗等,单纯涉及急性阑尾炎中医药治疗的文章仅7篇,而且这7篇文章的作者医院或诊所,可见在发达地区由于分诊制度,中医很难接诊到单纯的急性阑尾炎患者,所以中医治疗急性阑尾炎,在当下医疗实践中几乎已是纸上谈兵。回到上述判例,被告误诊误治固然与其能力有关,但却也提出一个现实问题——中医如何在急腹症诊治中扬长避短、发挥优势?我们又以“急腹症,中医”为主题词,在“中国知网”查询,过去十五年的文献仅仅30篇,平均一年才2篇。记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医院在吴咸中院士带领下,开展了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的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但是一个甲子快过去了,我医院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治疗急腹症又取得了什么重大突破。在传承发展创新中医药事业的今天,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与思考。 最后,再提一下“夹阴伤寒”,这是被告给死者的第二次诊断。《重订通俗伤寒论.夹阴伤寒》有专门论述:“因房劳伤精而后骤感风寒;或夏月行房后,恣意乘凉,触犯风露所致。证见身热面赤,或不热而面青,小腹绞痛,足冷蜷卧,或吐或利,心下胀满,甚则舌卷囊缩,阴极发躁,或昏沉不省,手足指甲皆青,冷过肘膝。舌苔淡白滑嫩,或苔黑滑,舌本胖嫩。脉六部沉细,甚或伏绝,或反浮大无伦,沉按豁豁然空。治法外则灸关元、气海以回元阳;内则用参附再造汤助阳发表,或用麻黄附子细辛汤加人参、干姜以温经散寒。如脉伏绝,阴极发躁,继即神气昏沉,不省人事者,速用回阳急救汤,提神益气,回阳生脉。”这个病名比较少用,一般指内有房劳伤肾,外感风寒的病证,多由房劳诱发。我们没有看见原始病历,不知道给予这个诊断的依据是什么?今天距这份判决书的签发已经过去了六十六年,我们一直在反复揣摩判决书的内容,其中最让人深思的是法官写的这几个字——“但他不按中医行事”。这个“按”字,就是“依据”、“根据”的意思。大家琢磨一下,依据什么?当然是依据中医自身的规律。这个学习、运用中医的朴素道理,出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一位上海法官的笔下,实在让人佩服。中医人,还得加油啊!

推荐阅读

(六)关于一个特殊人群的徽章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五)——上海中医专科学校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四)——中央国医馆与焦易堂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三)——一张老照片的真相大白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二)——“神州国医学会”与“国医节”

证章小天地,中医大世界(一)——浙江兰溪中医专门学校

撰文:贾杨贾茗萱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